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謝非 | 30th Oct 2014, 14:10 | 反智, 歪理
Greetings。運動黎到第30日,喜記執左未呀?

今日我想同大家講下法治。一直以黎政府都再三強調佔領行為違反法治,損毀香港核心價值,一開波都費事出文解釋,但點估到政府咁樣煲煲下,居然有唔少佔領者話語上都認同左自己係違反法治!?

No!你地違反既係法律,唔係法治!法治同法律差一個字,但意思有天壤之別,所以各位有必要明白自己到底違反緊乜野,唔好亂認。

法治中文全寫,有好多人以為係依法而治(rule by law),錯晒,其實係法律主治(rule of law),見文思義就係講緊由法律黎管治人民,英文差一個字,意思卻一樣差好遠,不過容後再談,我地講番法治先。以前提起法治呢兩個字,後面通常仲有兩個字跟尾--法治精神。冇錯,法治,rule of law,係一個精神黎,佢係一大堆原則講緊俾你聽應該如何管治。法治精神既細節,至今法律界都冇公論,但其中一個必不可少,亦可以話係唯一既重點,係「法律必須要凌駕於政權」呢個原則。

唐唐話齋,法治一直都係香港最核心既核心價值,因為法治,政府唔可以偏袒任何機構或違法事項,否則會受法庭審理;因為法治,外商先會放心投放資金黎香港,唔驚無啦啦被政府充公又盛;因為法治,人民財產先有保障,政府唔可以強拆收地;因為法治……

乜野叫違反法治呢?如果一個人涉嫌貪污,但礙於佢係高官而逼使執法者唔作任何調查,咁呢個人及執法者就違反左法治,因為佢已經凌駕係法律之上,法律不適用於佢。但係注意喎,如果執法者決定拘捕呢個人,但呢個人拒捕走佬,佢並無違反到法治精神,佢只不過係違反法律姐,因為法律仍然係最高原則,法律依然適用係呢個人身上,政府可以通緝呢個人,佢被人拉左一樣要坐監。

換言之,佔領者根本冇違反過任何法治精神。警察一樣可以拉佢地,法律依然適用於呢群佔領者,你最多可以話佢地無法無天,但係違反法治絕對係誤導。其實違反法治呢個咁嚴重既指控,係運動以前從來都冇出現過,以前我地叫既係違反法"例",唔知邊個天才改一改個字,而家一犯法就變左做違反法"治",正正就係語言偽術講講下就當左真。大佬,收五千萬講兩句野就冇事果個先叫違反法治囉。

更什既,唔少著作對於法治作出既詳細論述,都認為法治必須包含民主元素,否則將無法保證政權唔會凌駕於法律--即係好似而家香港咁,兩代特首貪污都冇人理--按照咁既說法,佔領者雖然違法,但卻係為左維護、鞏固法治精神,保護香港既核心價值,又何來違反法治呢?

到底乜野係法治,到底我地違反緊乜野?每一個人都必須要深思;每一個佔領者,都必須要清楚明白。

謝非 | 28th May 2014, 17:45 | 歪理

七年前,二零零七年的六月四日,我在這寫了一篇文章「攻擊我吧,對我洗腦吧,把我變成你吧」

當時,六四還是一個不可提及的話提。

我的意思是,在香港,六四是不可以提及

因為六四事件,是大事大非,是沒有說話的餘地,中共是卑劣的政權,屠殺了幾百幾千幾萬人,哪怕是那麼丁點兒的不同意見,你都是助紂為虐,你都是在支持中共。所以六月四日你必須去維園,就算不去你也必須在心底裡支持,就算不支持你也不能反對,反對的都是冷血、滅絕人性的人渣。

七年前的我,不知道六四是什麼一回事嗎?我知道,知道得很清楚。我有感受嗎?沒有。我很清楚,我對六四慘劇沒有任何特別感受。

我反覆問過自己,到底我是不是冷血?我是不是天生有什麼情感缺憾?為什麼我看到一個用坦克和步槍對付自己國家人民的政權,我會無動於衷?直到我發現,身邊很多人對九一一慘劇都沒什麼特別感受的時候,我知道自己不是冷血。

九一一的死者很悲慘,六四的死者也很悲慘;我不會到九一一的悼念會,我也不會到六四的悼念會,就是這樣。很多人會反駁我,九一一和六四根本就是兩回事,一個是恐怖襲擊,一個是屠殺--這對我的個人感受沒有意義,在我腦海裡,兩件事都「差不多」,他們都是慘劇,他們都是離我很遠的慘劇。

這都是我七年前的看法。那時候,我根本沒有膽量把看法說出來,因為自己心底裡清楚明白,一說出來,肯定會被攻擊,而且被攻擊的很慘很慘,比六四還要慘。所以當《議事論事》的記者阿包,因為那六四文章想找我談談話的時候,我拒絕了。

七年後的今天,膽量沒有變大,但社會卻變大了。更確切的是,七年後的今天,老一輩開始退下,新一代開始發聲了。然後我才發現,原來有那麼多年輕人,對六四和我抱有相近看法。他們的看法比我以前有系統得多:把六四定性為中國的事,而自己卻不是中國人,從而說明為什麼六四和九一一都是「差不多」的事。這讓我想起留學,接受文化衝擊的事。

留美留英的期間,我一直思考,到底我是不是中國人呢?你問我的國籍,我腦裡第一個答案是中國,I'm Chinese。但壓根兒我心底裡有沒有當過我自己是中國人呢? 我發現我很混淆,從我懂事開始我就沒搞清楚過自己的身份。

我的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,我的國旗卻是洋紫荊旗。

七年前的我沒想過這麼多,留學時接受文化衝擊的期間,是讓我想最多的時候。我再三懷疑,到底自己心底裡是「香港人」還是「中國人」。我分析過自己的行為,明顯地,我關心香港的時事比關心中國新聞多很多。明顯地,香港的四級地震,比四川七級地震帶給我的震撼要大得多。原來我心底裡是偏向香港多一點,我不過是口頭上的中國人,

然後,差不多相同時間,一個新的詞彙來到我眼前,叫做「本土意識」。 我恍然大悟,原來這是我對香港的本土意識,香港就是我的「本土」,我是香港人。我們的香港,原來早就在文化上,獨立成一個國家了。然後再細想一下,我才發現,所謂的本土意識,根本就是一種自發的愛國。只不過,我愛的國,是被閹割的國。

我們有自己的旗,沒有自己的歌。 

我不想承認,但跑到外國後我才知道,原來自己真的充滿愛國色彩,我真的很愛香港。這不是文化衝擊矛盾期的影響,因為我早就踏入了適應期。但即使已習慣讀LA的新聞,習慣LA的生活我依然會關心香港時事,依然留意著香港的新聞。像菲律賓人質事件,身處LA的我同樣感到悲痛。

七年後的今天,我回到了香港,看到愈來愈多反對維園六四集會的聲音,以及年輕人口口聲聲一句句「我不是中國人」,我才知道,這種愛國情操,似乎是與生俱來。你在哪出生,你在哪成長,你就有那地方的本土意識,這是刻骨銘心不能磨滅的。

但反過來說,這卻說明了,上一輩的人堅持到六四集會,同樣是因為愛國情緒。不過同樣一個愛國,你愛的是中國,我愛的是香港。這也讓我看清楚,在愛國思想的影響下,要上一輩的人認同我們,是不可能的。 

但是。 

請不要用燭火,燻黑我們這些無辜的白紙。

你們遲早會燃盡;我們被燻黑了,就是黑了。


謝非 | 17th Aug 2013, 08:08 | 留英閒記

看著父親的遺體,我不禁想起,留學四年,我到底得到了什麼?

致愛的兩人去世了,我竟然都不在身旁。

我寧願白過四年,只為陪著他。

我寧願把所學過的都拋棄,只望能在最後的一秒鐘,可以跟牽著他們的手,說句安息。 


謝非 | 10th Jul 2013, 07:19 | 留美閒記

係美國留學四年,最難挨既時間就係岩岩黎到頭果半年--冇車既日子。

車,係香港真係身份既象徵。坊間傳言係香港有車就有女,唔理係真唔係,憑呢句我地就明白係香港車係幾咁專貴。

黎到美國,車,就係你尊嚴既象徵。有車未必有專嚴,但係冇車你就一定冇尊嚴!如果你冇車之餘連車牌都冇張,你直頭唔可以叫自己做成年人,因為係美國車牌就係身份証,冇車牌?你仲讀緊小學架?夠18歲就要去考牌是常識吧?

點解冇車冇尊嚴?因為係美國,行人路唔係俾人行,係俾狗行,俾佢地用黎散步架。我懷疑如果班美國佬唔係咁鐘意養狗,其實佢地係唔洗起行人路。想像一下,由尖沙咀一路行行到去到旺角,沿途剩係得住宅區同公園。係士多都冇間,連汽水機都冇呀!你行路丫,行到去太子有間七仔,係咁多,冇架喇。

你問,咁點買送煮飯呀?好彩,美國係有巴士既,半個鍾一班......講緊繁忙時間。你想星期六下午三點去買送?等啦,一個鐘一班巴士,仲要包保唔準時。當你行完十幾廿分鐘去到巴士站,岩岩好2:55pm,諗住搭3:00pm果班巴士,點知等左半個鐘都未到。你問下隔離果個係到打等既homeless,佢答你:「上一班黎早左,兩點半就到左喇,你等四點果班啦。」卒之你等到四點半,個司機話:「唔好意思,去左痾屎,今程唔收你錢啦!」

係,係美國搭巴士既唯一好處,就係個司機夠晒hea,hea到有時錢都唔收,得閒仲會同你吹下水。

鑑於美國既巴士係咁可愛,大部份冇車既留學生第一日番學做既第一件事,就係識朋友,識個有車既朋友。所以係我地留學生既圈子入面,有車唔單止有尊嚴,仲要有朋友!而冇車果d呢,係你未買車之前,你得兩條路:一係做寄生蟲,依附一個或者n個有車既朋友,出出入入都係靠佢地。一係做獨男,孤獨個獨。點解唔踩單車?傻既咩,冇車,你點去買單車呀?

而我謝非,係冇車果頭半年,就選擇左做寄生蟲。做寄生蟲其實冇咩問題,你有正常既社交,你可以出街買送,仲可以得閒無事出街食飯!出街食飯喎,對於冇車既人黎講係不能夠想像,你會唔會為左去食個魚柳包由尖沙咀行去九龍塘?行完,一諗起食完又要行番去,我係你寧願自殺。

做寄生蟲既優點真係多過獨男好多,而唯一既問題就係,有人約你,你要check schedule。唔係你自己個schedule喎,係你宿主個schedule!因為你做乜都要睇你宿主頭,佢得閒就得,唔得閒就唔得。買送?問宿主去唔去啦。食飯?問宿主去唔去啦。shopping?問宿主去唔去啦。party?問宿主去唔去啦...以下係謝非做緊寄生蟲時候既真人真事:

「喂謝非,星期六夜晚七點San Jose有個Party喎去唔去?」

「er...我check下schedule先,等陣call你丫。」

然後我就即刻打俾我同屋Gennifer,問佢:

「Hey Gen,星期六晚車我去San Jose得唔得呀?唔該你丫。」

「下,唔得喎,我約左人五點係San Jose睇戲跟住食飯呀,一係你跟我車五點去,我食完飯再接你走啦。」

結果,呢個七點鐘先開始既Party,我五點鍾就到左,然後八點鐘就走左。同場既人都心諗:「___?」

基本上,做得寄生蟲,你就預左你既生活離唔開宿主,你永遠走唔出佢既五指山,呢一世都台唔起頭做人--直到你買左架車。

原文曾刊登於: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ingKLaiReport


謝非 | 25th Apr 2013, 21:43 | 數學


話說寫六合彩必中法的時候,有訪客留言說「膽拖」才是必中的不二之法,著手研究一下,確實不無道理。

膽拖是什麼?以例子說明,比方以1,2,3做膽,拖4,5,6,7,即一共買了四注:
1,2,3,4,5,6
1,2,3,5,6,7
1,2,3,4,6,7
1,2,3,4,5,7
膽拖的意思就是買齊你所選擇的號碼當中,所有有膽的組合。

要以擔拖必中,最便宜的方法是3膽拖全餐,即使3個膽都不中依然必中七獎。那到底值不值呢?分析一下(算法在下面):

首先,這種買法合共15180注,以十元計買即$151,800,買半注五元即$75,900。

然後收幾錢只看膽中多少,換言之選三個膽三個都中就中頭獎:

膽中0個:有20注中七獎,機率≈0.62310
全注收$800

膽中0.5個:有20注中六獎,機率≈0.04673
全注收$6,400

膽中1個:有400注中七獎、10注中六獎、10注中五獎,機率≈0.28040
全注收$25,600

膽中1.5個:有410注中六獎、10注中四獎,機率≈0.01368
全注收$227,200

膽中2個:有3280注中七獎、164注中六獎、246注中五獎、6注中四獎、4注中三獎,機率≈0.03419
全注收$398,720 + 4x三獎

膽中2.5個:有3444注中六獎、252注中四獎、4注中二獎,機率≈0.00081
全注收$3,521,280 + 4x二獎

膽中3個:有11480注七獎、861注六獎、2583注五獎、126注四獎、126注三獎、3注二獎、1注頭獎,機率≈0.00109
全注收$3,597,440 + 126x三獎 + 3x二獎 + 頭獎

以本$151,800計算,最少要中個半字才會有賺,也就是說:
賺錢
機率≈0.04977≈0.05

0.05是什麼概念?大概比猜公字連中四次難一點,比連中五次容易一點。
中頭獎機率0.00109,大概比猜公字連中九次難一點,比連中十次容易一點。

於是,買三膽拖全餐大概可以簡化成以下遊戲:
先下注十萬,然後摘公字。假如連摘五次字,羸八萬。假如連摘十次字,贏頭獎。五次以下輸掉注碼。

看似機會渺茫,但實際上這是貨真價實的必中法,因為就算一個膽都不中依然會中七獎,不過輸錢罷了。到底值不值則見人見智了。



這裡開始是計算方法,上文的數學部份。


機率: 

下面以n 代表膽中多少個字,P(n) 就是膽中n個字的機率。

我們的買法是3膽拖全餐,也就是說在49個珠裡面抽3個珠。
49個珠抽3個所有的可能性= 49C3,所以P(n)的分母就是 49C3

要計算P(n)的分子,即是n的可能性,只要搞清楚概念就很簡單。首先我們把49粒珠分成三組: 
A: 6個搞出來的號碼
B: 1個特別號碼
C: 42個剩下沒搞出來的號碼

假如n是整數,即不包含特別號碼,就等同於在A組抽n個,再在C組抽剩下的3-n個 = 6Cn x 42C(3-n)

假如n有小數,即0.5/1.5/2.5,即包含特別號碼,就等同如A組抽n-0.5個,B組抽1個,C組抽剩下的。

所以如果n 是整數:

如果n有小數位.5(下面記作n.5): 

 


得獎注數:

得獎注數比較複雜,不過大同小異。

首先,依然按照上面把49粒珠分成A,B,C 三組。 

假設我們要計算膽中3個,總共中幾注4獎(中4.5個字):
因為膽的3個號碼已中了3個,由於每注有6個字,所以要計算的其實就是在剩下3個號碼的組合當中,有幾多個包含了1.5個字。
也就是說要在A組抽1個,B組抽1個,C組抽1個。但由於我們的三個膽已經佔了A組3個號碼,所以A組總數只剩6-3=3。因此總共有:

126注四獎。

其他的注數一樣計法,只需要考慮A組B組C組各抽幾個,以及在總數減去膽所估據的,再相乘就可以。 


六合彩必中法系列:
六合彩必中法(一)
六合彩必中法(二)
六合彩必中法(三)
六合彩必中法(四)
六合彩必中法(膽拖篇1) 


Next